MENU

朱启平「落日」

《落日》記日本簽字投降的一募

本截摘自《大公报》1945112日刊文-- 大公报特派员 朱启平

今年三月我奉社命离重庆出国,到太平洋上为美国太平洋战区和太平洋舰队的随军记者…这富有历史重要性的一幕,或尚为光复区内读所未尽悉,故特刊出,不管它光辉过了时。

中华民国三十四年九月二日上午九时十分,我在日本东京湾内美国战舰“密苏里”号上...目睹日本签字,向联合国投降。这签字,洗净了中华民族七十年来的奇耻大辱。这一幕,简单、庄严、肃穆,永志不忘。

天刚破晓…我是在七点多钟随同记者团从另一艘军舰乘小艇登上“密苏里”号的。 “密苏里”号舰的主甲板有两三个足球场大,但这时也显得小了…灰色舰身油漆一新,十六英寸口径的大炮,斜指天空。这天天阴,灰云四罩…海面上舰船如林…舱面上人影密集…

八点半,乐声大起,联合国签字代表团到…第一个拾级登梯的是中国代表徐永昌将军…随后,英国、苏联、澳洲、加拿大、法国、荷兰、新西兰的代表也陆续上来了…

八时五十分,乐声又响起,盟军最高统帅麦克阿瑟将军到…舰上升起他的五星将旗,和尼米兹的将旗并列…

随后,乐队寂然。日本代表团外相重光葵在前,臂上挂着手杖,一条真腿一条假腿,走起路来一跷一拐…梅津美治郎随后,一身军服,重步而行... 到上层甲板后…和联合国代表团隔桌而立。全舰静悄悄一无声息,只有高悬的旗帜传来被海风吹拂的微微的猎猎声…

九时整…麦克阿瑟走到扩音机前…执讲稿在手,极清晰、极庄严…日本代表团肃立静…重光葵挣扎上前行近签字桌,除帽放在桌上,斜身入椅,倚杖椅边,除手套,执投降书看了约一分钟,才从衣袋里取出一支自来水笔,在两份投降书上分别签了字。梅津美治郎随即也签了字。他签字时没有入座,右手除手套,立着欠身执笔签字…这时是9时10分…

盟国最高统帅代表和日本作战各国签字…全体签字毕,麦克阿瑟和各国首席代表离场…看表是九点十八分。我猛然一震,“九.一八”!一九三一年九月十八日日寇制造沉阳事件…现在十四年过去了。没有想到日本侵略者竟然又在这个时刻,在东京湾签字投降了,天网恢恢,天理昭彰,其此之谓欤!

我听见临近甲板上一个不到二十岁满脸孩子气的水手,郑重其事地对他的同伴说:“今天这一幕,我将来可以讲给孙子孙女听。”这水兵的话是对的,我们将来也要讲给子孙听,代代相传…

旧耻已湔雪,中国应新生。

(大公报记者朱启平1945年9月3日写于横须贺港中军舰上)

密苏里战舰纪念馆--2019 年终和新年假期开放日期变动如下:

2019年11月28日 感恩節休館一天
2019年12月24日 全天營業 (上午8:00至下午4:00)
2019年12月25日 聖誕節休館一天
2019年12月31日 全天營業 (上午8:00至下午4:00)
2020年元月 1日 元旦休館一天

祝大家佳期快乐~

Don't show this popup again.